2011-01-31

復甦的逆轉 第3日‧法庭‧前+後篇

第3日‧法庭‧前篇

原灰 獎的證詞:

~案發當日的情況!~

總之全部威懾一次。證物IDカード使用記録資料更新。得到證物《防犯カメラの映像》


~在現場看見的人!~

對「因為他打開了靠指紋解鎖的保險櫃了嘛!」出示防犯カメラの映像,
或對「既然能解開指紋鎖,那就一定是多田敷調查員了!」進行威懾後,
遇到(這防盜攝相機的錄像到底……有什麼問題呢?),選擇モンダイあり

↓ 表明錄像裡的人可能不是被害者的那個“矛盾”到底在哪? 指出『在17:14:30左右,「多田敷刑警」進房間前,櫃子上方亮著的燈』

↓ 為什麼沒有上鎖……指出其“原因”吧! 指出『在17:14:43左右,櫃子裡掉出的白色物體』

↓ 夾在保管櫃櫃門內的“絕緣體”……到底是什麼? 出示ゴム手袋



~現場見到的人! ~ 「多田敷調查員正是在那個時候使用ID卡的!」 出示ID:多田敷 道夫

↓ (……怎麼辦!再往前還看得到“路”麼……) 選擇異議を申し立てる或ようすを見る都可以

↓ 你所想的“證人”……到底是誰呢? 選擇罪門 恭介




為了傳喚罪門,中場休息三十分鐘。在這時系鋸受託出現了,得到證物《SL9号事件の資料》。




第3日‧法庭‧後篇

罪門 恭介的證詞:

~案發當日~

「我可是和本案毫無關係的旅人……如果你彈盡糧絕了,我可要回去了。」 出示罪門的指紋



~沾滿鮮血的手印~

「我的手印會留在那個保管庫上,這沒什麼好奇怪的吧。」進行威懾。 證物罪門的指紋情報更新。

↓ 「說起來,犯人當時還戴著手套喲。看,和我沒關係吧?」進行威懾,證詞更新

↓ 「要是監視器的錄像中能夠映出我的身影就好了……」進行威懾

↓ 有留下罪門 恭介在屋內的“痕跡”嗎? 選擇映像の“痕跡”を提示

↓ 請指出這段錄像中所殘留的證人‧罪門 恭介的“痕跡”! 指出『在17:15:12左右,罪門的櫃子下露出的白布。』

↓ 那個保管庫只有我能打開的……決定性“證據”! 出示証拠保管庫

↓ 案件發生的時候……罪門警官究竟在哪裡? 指出被害者

↓ 請把證人不得不打開保管庫的“理由”在這段錄像中指出來! 指出『在17:14:57左右,「多田敷刑警大衣上的血跡」』



~罪門的自供~

全部威懾一次,證詞追加

↓ 「“SL-9事件”……我一直無法忘記的理由,你能理解嗎?」 出示SL9号事件の資料

↓ (到底、到底有什麼“可疑”的地方呢……) 選擇カガク的に《異議あり!》或カガク的に《問題なし!》都可以

↓ 還有一個問題就是,有哪個細節能夠證明這平面圖上有“遺漏”的地方? 出示タイホくんのパネル

↓ 能夠證明“第一次”案件發生時間的證據! 出示IDカード使用記録






寶月 巴說出了即使捏造證據也不能姑息犯罪的言論,引起法庭的大騷動……審理不得不暫時中止……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