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1-31

復甦的逆轉 最終日‧法庭‧前+後篇

最終日‧法庭‧前篇

寶月 茜的證詞:

~2年前的案件~

「當時,那一瞬間的景象,我到現在還記得!」進行威懾

↓ (多田敷 道夫刑警……受害者啊……) 選擇もっと詳しく聞く

↓ 好吧,成步堂律師。陳述足夠了嗎? 選擇“絵”のことを追求(證詞追加)

↓ 「我曾經,把當時的情況畫了出來。但是畫丟失了……」 出示証拠品リスト。

証拠品リスト合成了一整張。





~小茜的“畫”~

「……但是這幅畫就是我所看到的一切!」 出示罪門 直斗の解剖記録???????????????????

↓ 這幅畫的哪一部份與屍體檢驗報告有矛盾呢? 指出犯人手持的『凶器』

↓ (真的有嗎?“折斷的利器”的“真面目”……) 選擇折れたナイフは見まちがい 或 折れたナイフは他にあった都可以

↓ 請看這個。這就是真正的“凶器”! 出示2年前の写真





~小茜的回憶~

「雖然房間裡沒有那個東西……我看到了逮捕君的影子!」 有兩種方式進行:
1. 直接對這句出示不安定なツボ
2. 對這句話進行威懾,接著在(那個“逮捕君”實際上是什麼呢?)時,選擇ココロ当たりがある。在裁判長問「請把這個神秘的“逮捕君”“展示”給大家吧!」時,出示不安定なツボ。 ↓ (得讓大家看到正確的角度!) 將壺上下左右旋轉,直到看起來很像逮捕君的頭。



我們知道逮捕君的真實身份後,案件會有什麼改變呢?
選擇現場が変わる、凶器が変わる、犯人が変わる任一項

↓ 被害人確實在哪裡留下了“真凶的名字”。 選擇 証拠品に残っている 或 どこにも残っていない 都可以

↓ 提示……死者留下的線索! 出示不安定なツボ

↓ (……那只可能會是“兇手的名字”!) 將點連接出來的結果是『茜』……






最終日‧法庭‧後篇

在候審室時,寶月巴請系鋸將《証拠法入門》交給成步堂。

審理開始時,御劍為了避嫌,將傳喚證人的權利交給了辯護方。 (終於到了揭穿兇手“真面目”的時候了!)選擇嚴徒 海慈



嚴徒 海慈的證詞:

~“SL9號事件”~

「很明顯啊。“捏造”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 出示不安定なツボ 或 証拠品リスト 都可以。 (布きれ此時還不能提出,但提出的話會詢問可以再來一次)




~“證物”和“捏造”~

「偽裝現場什麼的,對我也沒有好處啊。」進行威懾(證詞修正)

↓ 「對我來說沒意義的話,我是不會協助誰的。」進行威懾

↓ (……只考慮自己的局長,到底會為誰“捏造”證據呢?) 選擇“だれか”を指摘する

↓ 為了這個人,嚴徒局長不惜“捏造”證物! 出示寶月 巴

↓ 嚴徒局長,殺害搜查官的決定性的證據! 出示IDカード使用記録

↓ 案發當天!被害者和局長見過面的證據! 出示多田敷の遺失物届

↓ 嚴徒局長,為了搬運屍體使用了這個! 出示ドライバー

↓ (決定性的“證據”……我真的有嗎?) 選擇証拠はまだ、ない

↓ ……我明白了。我請求傳喚最後的證人。 選擇寶月 巴





……嚴徒大叔,直接在法庭上威脅巴,會不會太囂張了……?




最終日‧法庭‧後篇2



寶月 巴的證詞:

~嚴徒局長和“捏造”~

「當我發現罪門直斗檢察官屍體的時候,我重新布置了犯罪現場。」進行威懾(證詞追加)

↓ 「我折斷了青影的彈簧刀刀尖,放進了傷口裡,然後移動了屍體。」進行威懾

↓ (我頭頭腦也不錯啊,但是……別人可能不懂,還是問問吧……) 選擇死体を動かした理由は?。證詞追加。

↓ 「那個在案發過程中被打碎的瓶子將會破壞我製造犯罪現場的計畫。」 出示不安定なツボ





~瓶子上的血字~ 「因為碎片都很大的緣故,沒有遺落下的。」 出示不安定なツボ




~所見到的真實情況~

用3D詳細調查証拠法入門,得到證物《巴の写真》。

正要開始詢問時……局長亂入!!

↓ (那份可以表明是誰“真正殺害”罪門檢察官的證據?) 選擇証拠品の提示はできない (選擇証拠品を提示する的話會進入BAD END)

↓ (只要在這裡不犯什麼糊塗……勝利就是我的了!) 選擇証拠品を提示する
(若選擇証拠品を提示はできない的話,會被爆一個!後再進入證物提示畫面)

↓ 殺害罪門檢察官真凶的“決定性的證據”吧! 出示布きれ

↓ 留下這些手印的人……這指紋的主人是……! 選擇寶月 茜

↓ 看吧!這個證據可以揭示布上的矛盾! 出示巴の写真 局長豹變成皮卡丘了。

↓ 這塊“布”的的確確是非法的證據……? 選擇証拠品は、違法ではない (若選擇証拠品は、違法だった的話,會被爆一個!後再進入證物提示畫面)

↓ 證明你的行為並沒有“違法”,那就趕快動手吧! 出示証拠法入門






嚴徒到最後的反應實在是很怪…… 明明是一個權力慾衝腦的大叔,殺掉同伴、操縱部下,最後居然用一副人生前輩的樣子說什麼未來就交給成步堂和御劍之類的話。

違和感太大了啦。

寶月 巴的笑容喔喔喔喔喔喔



法庭結束後,候審室內 嗚喔喔喔喔喔(噴淚)

在巴的催促下,成步堂向灰心的御劍出示兩人合作才能得到真相的證據。

(我們單獨一人都無法獨立得到的“證據”是……)

出示証拠品リスト

吾被擊沈了是也!!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