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1-31

逆轉裁判4 第4話 逆轉的繼承者

第4話 逆轉的繼承者

開頭動畫的牙琉兄看起來跟大魔王沒兩樣……  




第一天‧偵探 

一開始在成步堂萬能事務所,劇情後得到《魔術秀入場卷》。

接著與很久不見的成步堂爸爸談話,得到《或真敷的信封》。




移動至拘留所 跟這位委託人不管問什麼都只會得到「………………」而已QAQ

就在鬱悶時,女孩給了王泥喜《真琴的名片》。移動地點新增。




移動至土武六畫室 劇情過後得到證物《人物畫》、《丙烯畫》、《風景畫》

雖然成步堂說不能詢問相關人員……但還是和小茜對話吧。

對話後得到證物《信筒》,話題新增。 接著調查現場:

左方畫面:調查左方櫃子後的畫,得到證物《被隱藏的畫》。調查桌上的黑色杯子,得到證物《咖啡杯》。

右方畫面:調查左下角桌子,發現一個半開的抽屜,搜查抽屜後得到證物《紅色的信封》。

向小茜出示被隱藏的畫與紅色的信封,話題新增『科學搜查』。

再向小茜出示一次紅色的信封,小茜很開心地介紹使用機器調查信封內容的方法,紅色的信封情報更新。

詳細調查杯子,發現一藍色唇印。

調查後再向小茜出示咖啡杯,得到檢測毒藥的試劑。

試著用試劑找出其他毒藥痕跡,第一次調查畫面什麼都沒發現,跳出後再檢查右方畫面的桌子,在小小相框中發現反應。得到證物《小相框》。

最後進行劇情,得到《葉見垣的名片》。




移動至日之丸圓形劇場 與巴朗叔叔對話。

出示葉見垣的名片,對話新增。對話後再出示或真敷的信封。

……巴朗叔叔的反應激烈到有點微妙呢……





移動至拘留所 與葉見垣 正太郎對話

……分明什麼都不想回答嘛……





移動至土武六畫室 向小茜出示被隱藏的畫,對話新增。

接著出示人物畫或丙烯畫或風景畫,就能使用科學的方式檢驗,看到三張畫的草稿圖。

……這畫師讓人好毛啊啊啊──>口<

(莫非,繪瀨 土武六先生……是王泥喜的瘋狂粉絲?)

(土武六:安靜地守護……我要安靜地守護王泥喜君……(全誤))  




第二天‧法庭‧前篇 

一開始得到證物《繪瀨土武六的解剖記錄》

葉見垣 正太郎的證詞:

~目擊到的情況~

「接下來,就如大家所知。……所謂“巨星,隕落!”」進行威懾

↓ (再問實際一點的東西看看吧……) 選擇巨星的咖啡的情況,接著選重要(證詞更新)

↓ (註:參考網路上其他攻略的說法,這邊證詞會每次不一樣。但小HA並未玩出證詞相左的情況XD) 「就喝了一口……那個瞬間,他就倒下了!」 出示咖啡杯


~在意的事情~

「似乎是在寫信……慌慌張張的就把信封封上了。」進行威懾

↓ (感覺,好像說了什麼重要的東西啊) 選擇請加入證詞(證詞新增)

↓ 「是黃色的信封啊,……的確,聽說在現場是留下了這麼一個東西。」 出示紅色的信封

↓ “案發當晚,被害者寫的信,是裝在紅色的信封裡的”…… 選擇有那種可能性或沒有那種可能性都可以



~新聞的味道~

「因為,土武六先生的才能可是不得了的啊。」 使用『看穿』,注意記者的右邊腋下。

↓ 土武六先生的“才能”與“信封中的內容”有聯繫的證據是…… 出示被隱藏的畫



~案發當晚的情況‧總結~

「此外,案件發生之後,從工作室離開的人或物,可是一個也沒有。」進行威懾

↓ 案發當晚,從房間裡“離開”的人和物,你有什麼線索嗎? 選擇確實有一個

↓ 但是,對於“被拿走”的可能性,我可以出示相關證物進行證明! 出示信筒(證詞修正)

↓ 「採訪過程中,土武六先生的嘴也只接觸過那杯咖啡。」進行威懾

↓ “毒藥”是從咖啡杯以外的途徑進入體內的,這…… 選擇可以證明

↓ 表明“塗了毒藥的郵票”是存在的,那件證物是……? 出示小相框

↓ 使這郵票帶有著“殺意”的……這種可能性! 出示紅色的信封




(啊,以為某人越獄了的這一瞬間,俺真是嚇了好大一跳……)

小茜闖入法庭,用毒藥的檢測劑噴信紙的右下角,發現毒藥阿托奎寧的痕跡。

關於7年前的“毒藥”……痕跡的事。“偽造”的線索是…… 選擇繪瀨 土武六

↓ 那麼,另外一個“真正的身份”是……! 出示繪瀨 真琴  




第二天‧法庭‧後篇  繪瀨 真琴的證詞:

~關於紅色的信封~

全部威懾一次。(證詞追加)

↓ 「……拿到的郵票上,是我最喜歡的魔術師的肖像畫……」 出示魔術秀入場券

[老玩家的心聲] 異議あり!原來如此君才不可能做什麼偽證!

證據?以他的財務狀況支付1000萬這種天價根本就……(被大叔爽朗地拿葡萄汁瓶敲後腦)  




7年前‧法庭‧前篇 

美貫小時候好可愛喔喔喔喔喔

牙琉弟還是短髮比較好看。現在的螺絲頭太謎了。

粉絲們對他這七年間的變化應該很囧吧。

接著是好久不見的系鋸刑警~

系鋸說明完案件後,得到證物《天齋的病歷》、《小型注射器》。




系鋸 圭介的證詞:

~殺害的“情況”~
第一次說完後,得到證物《天齋的信》。

「因為要遵從命令,被告人就向被害者的額頭開槍的說!」進行威懾

↓ (要在檢控方的主張上打開“漏洞”!被告是……) 選擇是對別人開槍的

↓ 既然沒有向被害者的額頭開槍,那被告人究竟開槍打了什麼……? 指出左上方的小丑布偶(追加證詞)

↓ 威懾「可以確定的是,子彈是從現場的手槍中射出的說。」及「這手槍是他的東西,無論誰看了都會很清楚的說!」 得到證物《舞台用手槍》

↓ 「向小丑開槍之後再向被害者開槍,這樣想的畫就不會有問題的說!」 出示舞台用手槍




 7年前‧法庭‧後篇 



啊啊巴朗年輕時好帥 巴朗自我介紹後,得到證物《天齋的信‧2》


或真敷 巴朗的證詞:

~案發當晚的經過~

「為了履行和死者的約定,我在小丑的腦門上留下了死亡的印記。」 進行威懾

↓ 巴朗先生……請你更加詳細地說明一下! 選擇手槍被丟棄的“數量”

↓ 手槍的“數量”,那個真的很重要嗎? 選擇當然很重要(追加證詞)

↓ 「病房裡的手槍只有一把。我就用那把槍打了小丑。」 出示舞台用手槍

【CSI迷的OS】 你們為什麼不乾脆休庭三十分鐘,好好調查一下兩發子彈的膛線痕呢?
居然沒比對現場手槍與致命子彈膛線痕是否一致就上場,對科學這麼沒信心的檢控方好恐怖。
感覺上在這世界要是不小心被當成嫌犯,又碰上狩魔之類的檢察官,嫌犯就必死無疑了呢……


~特定的開槍者~

「當時明確地斷定,死亡時間是11點10分。」進行威懾 得到證物《關於輸液的報告書》。

↓ (這句證詞……覺得怎樣呢?) 選擇重要(證詞追加)

↓ 「那殘餘的維持生命的液體……輸液的量證明了我巴朗是清白的!」 進行威懾

↓ (……怎麼樣呢?剛才關於“幸運色”的證詞……) 選擇有矛盾

↓ 能夠證明剛才巴朗的發言裡有矛盾的“證物”是……! 出示現場照片

↓ 和證詞有“矛盾”的部分……在這張照片上的“哪裡”? 指出點滴的藥袋

↓ 把藥液的顏色說成是“黃色”的“理由”是! 選擇以前曾經見過或知道藥液的顏色都可以

↓ 證人操縱藥液量的“魔術”,其中的“奧秘”就是…… 出示小型注射器



原本以為可以爭取多一天調查的時間,但牙琉弟出示了新的證物。得到證物《天齋的手記》

【CSI迷再度OS】 這個……到底算什麼證據……=_=|||
就算紙被撕走又怎樣,只是證明扎克有來過這房間、並且把紙條帶走而已,和有沒有開槍殺人根本無關吧!?

↓ (怎麼辦?要提出證物反駁嗎……?) 選擇提出證物或放棄都可以

↓ 能夠證明手記“繼續”寫下去的決定性的“證物”是…… 出示筆記的一頁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不可以隨便吃來歷不明的食物。  



梅森系統 

注意:當某個場景所有的條件皆到手時,該場景名稱方格就會打上勾唷!




7年前 成步堂律師事務所   

得到證物:帽子君、美貫的項鍊

(看到成步堂面臨的狀況,俺看到快哭了……不過美貫真可愛>/////<『養爸爸的女兒』簡直像是Princess Maker中無能的勇者大人與未成年打工的養女呢(笑))

與美貫交談,遇到「美貫的大魔術嗎。也好……」的問題時,選擇請務必讓我看看

這個時候就有帽子君了,操縱帽子君時露出的眼神與手臂破綻也好可愛!

證據《帽子君》入手!

接著話題講到媽媽…… 敘事詩的女神──!!?或真敷 優海──!? 和父母生離死別是逆轉系列女主角的必然宿命?

媽媽話題結束後得到《美貫的項鍊》。




7年前 地方裁判所 第2控え室   

得到證物:無 與法警原灰 獎交談。

啊,真是懷念的人物與懷念的精神枷鎖……勾玉不客氣地給他用下去吧。

~消失的“機關”~ 那一天,在這房間的“人物”……我知道是誰。 出示奈奈伏 美貫

↓ 這個女孩子使用了什麼“機關”……! 出示帽子君


枷鎖解除,與原灰對話。

……宛如掉在地上的冰淇淋一般淒涼的法警啊……





現代 ロシア料理店 ボルハチ   

得到證物:演出權利轉讓文件

(看著某人)出現啦~~~=皿=#

(幾秒後)……出現啦──!?O口O”””

與浦伏 影郎=或真敷 扎克交談後,得到證物《演出權利轉讓文件》。

出示美貫的項鍊。





現代 中央刑務所13號獨房   

得到證物:指甲油的瓶子

……啊,該怎麼說呢,這位老兄的房間華麗到讓成步堂派的俺看了很不悅……

與牙琉對話。 調查桌上的藍色手型雕塑,得到證物《指甲油的瓶子》。




7年前 どぶろくスタジオ   

得到證物:紀念郵票

這部作品出現的可愛小女孩真多啊XD

調查畫面右方的桌子,湊近調查後得到證物《紀念郵票》。

與繪瀨 土武六交談後,向他出示筆記的一頁,對話新增。

發現心靈枷鎖,使用勾玉。



~隱瞞的事情~ (到底,土武六先生隱瞞了些什麼呢……?)

選擇“贗品”的製作者

↓ ……“土武六畫室”的真正的“造假師”的是! 選擇繪瀨 真琴


解除成功,對話新增。

遇到(或者差不多,應該聽聽女兒……真琴的話了?)時,選擇請告訴我

接著與真琴對話,不管怎麼問她都不理成步堂……

出示紀念郵票給她看。 遇到(能讓她打開心扉的話題是……)時,選擇是很厲害的魔術師呢,就能和她交談了。紀念郵票的資料更新。

對話到最後又出現心靈枷鎖,出示勾玉。

~“委託人”的真面目~ 那

個“護身符”……不就是這東西嗎? 出示指甲油的瓶子

↓ 也就是你的“委託人”,就是他,對嗎? 出示牙琉 霧人

解除成功,對話更新。





7年前 留置所 會面室   

得到證物:無

與或真敷 巴朗交談,出現一大堆心靈枷鎖……出示勾玉啦!

~威脅的“籌碼”~

要證明我們演出的“危險”……就讓我看看具體的證據吧。 出示舞台用手槍

↓ 成為“事故”犧牲品的人……我有證據能證明給你看! 出示美貫的項鍊

↓ “中彈的危險性”,看了這個就能一清二楚! 出示紀念郵票

↓ ……優海女士的事故,成為你們“致命”弱點的理由…… 選擇用《人物》來證明

↓ 成為了天齋對你們的致命的“弱點”。能證明這一點的證據就是…… 出示或真敷 優海

枷鎖解除,對話新增。




現代 どぶろくスタジオ    

得到證物:優海的肖像 與記者先生=葉見垣 正太郎對話。

對話完後出示美貫的項鍊,對話新增。

啊咧等等那個手鐲…… 得到證物《優海的肖像》。





現代 ロシア料理店 ボルハチ   

得到證物:扎克的自白書

對浦伏 影郎=或真敷 扎克使用勾玉

~或真敷的秘密~

為什麼,你不想再提起優海小姐的事情呢。理由是…… 出示舞台用手槍

↓ 還有一位,擁有“力量”的人。……我可是知道的啊。 選擇王泥喜 法介

↓ ……這個青年與優海小姐。有證據指出兩人有很大的“共通點”。 出示優海的肖像

枷鎖解除,對話新增。

得到證物《扎克的自白書》。

另外,關於第4話與第1話之間,成步堂與影郎先生互動與行為上的巨大矛盾,比如『影郎先生明明是逃犯,成步堂卻上樓報警』、『影郎應該是想堂堂正正決勝負,卻與逆居小姐勾結企圖破壞成步堂傳說』之類的,請各位玩家當作沒看見吧!! 這是腳本的問題,不是玩家理解錯誤喔。




現代 ひのまるコロシアム   

得到證物:無

……調查了這麼多過去的事,巴朗叔叔又是一個讓人感到哀傷的角色呢……

對不願說出真相的或真敷 巴朗使用勾玉。

~天齋的“死”~

你要表演“奇蹟”這件事就會變得非常困難了。 出示演出權利轉讓文件。

↓ 殺害天齋先生的,“事實上,到底是誰呢?”…… 出示扎克的自白書

枷鎖解除,再度對話。 巴朗大叔啊啊啊啊啊Q口Q





現代 中央刑務所13號獨房   

得到證物:土武六給的信

……牙琉兄不在牢房中。趁主人不在翻箱倒櫃可是勇者律師的特權啊!!

調查桌上的黃色信封。使用試劑調查信封上的阿托奎寧……發現郵票上有毒藥反應!得到證據《土武六給的信》。  










第三天‧法庭 

一開始就出現了選擇, (“怎樣下毒”,和“誰下的毒”……那麼,應該先從哪兒入手呢?)

選擇指出“是如何做的”或指出是“誰”都可以,依情況判斷,先後出示牙琉霧人和指甲油的瓶子



牙琉 霧人的證詞:

~關於繪瀨 真琴的服毒~

「該不會,她父親你們也認為……是我殺的吧?」 發動『看穿』,注意牙琉霧人的右手手背會出現……那條疤是被好朋友咬的是吧?

↓ “毒殺”了土武六先生的凶器,就是這個! 出示紀念郵票

↓ 牙琉 霧人殺害繪瀨 土武六的“理由”是什麼……? 出示筆記的一頁

↓ 能夠證明這偽證人與繪瀨 土武六有“關聯”的證物! 出示土武六給的信




豹變、落水狗、八神化。不裝模作樣的牙琉兄好可愛呀ˇ

接著回到『審判員制度』…… 『裁判員第6號』的手移向了無罪的按鈕……拉米洛亞女士!?

(註:選『有罪』的話,會出現BAD END)  




後事 

真琴在無罪判決下來後悠悠醒轉……

……又是槍傷的檢察官、又是劇毒的被告少女,還都能治好?引田診所根本是一個軟硬體都超先進的大醫院吧!?

真琴為了表達她內心的喜悅與感謝,為兩位主角畫了肖像畫

是美貫!!好可愛!!

是王泥喜!!好……咦?

最後的最後,請欣賞有趣的STAFF吧! …

…主角們的臉最後都被奇怪的傢伙擋住了……





【忍不住要追加】        
牙琉霧人不幸的軌跡
出自逆転裁判Q&A Wiki

不想全翻,整理出個人覺得有共鳴比較好笑的

.因為說了『蒼藍的火焰』、『骨灰罈般的光頭』之類很帥的台詞而自爆

.被最要好的狗狗朋友Vongola咬

.在完全不確定會不會有機會的情況下,一個人孤獨地躲在波魯哈吉的隱藏通道。

.為了七年前一點小小的怨恨,殺了逃亡的犯罪者,律師生涯也隨之結束。
 其實要是利用躲在隱藏門後面的時間叫警察來抓人的話,現在就是英雄了。

.舔郵票派→弟:「實在不想跟會舔郵票的人交朋友啊。」

.為了討12歲少女歡心特地購買的紀念郵票,結果對方因為太喜歡不願意寄回來。

.以17歲第一次上法庭的弟弟為對手,花1000萬作了偽證,決心要獲得勝訴→為了撲克被換掉

.扎克:「抱歉啊,我已經委託成步堂律師了。」

.成步堂:「對你不太好意思,但我委託的是王泥喜君。」

.有點真心地幫助和扎克同樣是絆腳石的成步堂。其實你真的很想要朋友吧。

.但是被好友背叛並告發。被偽證陷害遭到逮捕。 .順便令弟子也背叛了。

.最後連弟弟也背叛了。前好友設的局還是由前弟子與弟弟來共同完成。

.將被看到會很不妙的黃色信封放在容易被看到的地方,於是被成步堂收進法庭記錄。

.花了七年的時間獨自監視好幾個人。




【比起來簡直是超幸運】
        牙琉響也不幸的軌跡

.第一話哥哥是犯人

.第二話機車在案發現場故障

.第三話鑰匙被偷、機車發動不了、吉他鎖壞掉、吉他被燒、LIVE中發生殺人事件、伙伴是兇手

.第四話哥哥是大魔王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恩.. 剛剛自己破過

其實6號審判員不是拉米洛亞女士
而是批著頭巾的美貫媽媽兼王泥喜媽媽
或真敷 優海

SORRY


我錯了
剛剛那邊是孩沒看結局留言的XD

感謝感謝